叶落长安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封了十年的蜜糖,已成砒霜。

给所有护抄的人

假若说抄袭者是一把刀,那些拥护抄袭和漠视的人便是持刀的手,把它生生插入原作者心里。
我是听了《人间致死》才决定写这些的,它给了我很大的感触。说真的,反抄袭真的不容易,坚持到现在的友军们,真的辛苦了。
我曾经是果果粉,为《花千骨》哭过笑过心痛过,可我知道它抄袭后,我就不碰了,就是因为曾经喜欢过深爱过,所以才无法原谅。
唐七粉我真的不理解,特别不理解,你们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去骂去中伤大风刮过的,有什么资格中伤她?
那些出演抄袭剧的演员,我不相信他们不知道这是抄袭的,我也没资格说什么,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只是,我真的不会说服自己去爱他们了,为了演员看剧的人,好好爱你们家爱豆吧。
护抄的人别老用“天下文章一大抄”来讽刺反抄袭了,说我们可笑?这句话是原是用来讽刺八股文的,被你们不知情的用在这里。才是真的可笑。
没错,这些事都与我无关,我不是被抄袭的作者,也不是她的粉,很多人说反抄袭者多管闲事,和你没关系硬要参与,我们为了什么?为了我们所爱的文章,为了我们所爱的祖国。
我不是什么伟人,我只是一个懒得文都不想写的小透明,可我仍然坚持在这个岗位上,我怕等有一天真的成功了,因为当初的漠视,没有脸去说祝贺的话,因为当初簇拥抄袭者,没有脸对当初伤害的原作说对不起。
“正义也许会迟到,可它从不会缺席。”
我等着那一天,等着抄袭者身败名裂的那一天,等着原作终见天日的那一天,等着护抄者和漠视者无颜以对的那一天。

关于三生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电视剧播完了,我也挺服的,从原作到歌曲海报抄袭一条龙,这样的剧能火,能拍出来,我只觉得心凉。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抄袭了大风刮过的《桃花债》,至今唐七并未道歉,电视剧火了,她名利双收,大风刮过只能租房子挤地铁,这就是中国的法律,抄袭者逍遥自在,被抄袭者穷困潦倒。
身边朋友都在给我安利这部剧,我告诉他们,这部剧小说是抄袭,得到的不过两种回答,第一种无所谓,没关系啊反正剧好看就行,没错,漠视,这就是国人的心理,没事啊反正和我没关系,假设一下,学校发生了欺凌事件,前天欺负的是一个女孩,你没有理,因为欺负的不是你,昨天欺负的是个男孩,你也没有管,因为欺负的不是你,今天终于轮到你了,没有人管,因为欺负的不是他们,另一种回答更简单了,我是奔着演员去的啊,是啊,都是奔着你们家爱豆去的,这种的我也不想说什么,因为不想上升到演员。
唐七粉维护唐七,花样百出,什么三生不火的时候你们不说,火了你们开始喷,对不起不火之前我不知道唐七这个人,知道了更为她的人品点赞,真的,抄袭抄的这么理直气壮的,我第一次见,放任编辑把书寄给被抄袭的作者的,我第一次见,逼着人家封笔的,我也第一次见,这个不太好说,毕竟叶笑唐七一丘之貉,但是说这种不火的时候你不说火了才说的人我真的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可能脑回路清奇吧,有人说大风刮过,有本事你就去告啊,可能有些反抄袭的人也好奇,他们为什么不去告,你们不知道维权有多难,根本不知道抄袭者有多不讲理,根本不知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对有钱人说的,这就是中国的法律,法律尚未完善,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也不好,可看着现在的情形,我不敢期待。也有人反过来讥讽的,难道你没抄过别人作业吗?,我抄别人作业经过别人同意了谢谢。至于那些夸演员的,我无言以对。
我是个心口不一的人,嘴上说着不期待不敢期待,心里却还是希望中国能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别让作者们的心血被小人剽窃,我也怕这个有着千年文明的泱泱大国,文化就此断送,怕外国人提起中国时,想起的这是一个以抄袭出名的国家,怕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再也没有中国人。
什么时候唐七受到制裁了,那些抄袭的人受到制裁了,被抄袭的作者们能维权了,不用费尽心血打官司了,我才相信,中国是有法律的,法律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关于抄袭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火了,唐七火了,她现在名利双收,而被抄袭的作者大风刮过只能租房子住,我很不明白,拿着别人的作品获得的成功,有意义吗?不觉得心虚吗?
我很厌恶抄袭,你要是有灵感就去写,没灵感别拿着别人的灵感去写,我们为什么反抄袭?自己写出来的作品就像一脉相承的孩子,留着作者的心血,你去问问一个母亲,她心爱的孩子被别人抱走,她什么感觉?被抄袭是什么感觉?就像是一个人拿着你的录取通知书上了你所期望的大学,你能忍吗?谁能忍受自己辛辛苦苦写出来的作品莫名其妙的成了别人的?抄袭了,就别指望着原作者忍气吞声。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严重抄袭了大风刮过的《桃花债》,欺负耽美是吗?有人说白浅夜华就像真的活着一样,所以说原著是不是抄袭,他们不在乎,我只能呵呵,真的活着?开玩笑呢吧?没有《桃花债》哪来《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有些人是奔着演员去的,那我不能说什么,您愿意去就去吧,只是这样一部作品翻拍成了电视剧,你们把被抄袭的作者置于何地?中国的法律尚不完全,对文化的保护也不够好,假如一直这样下去,还会有作者愿意自己写书吗?抄就好了嘛,还不费脑子,然后我们中华文化就此断送,都是抄的,何来文化?
《花千骨》前段时间很火,我看过原著,说实话当初看完真的很感动,哭的跟个傻逼似的,再看的时候觉得哭成傻逼的我很傻逼,然后就爆出了抄袭,作者的态度算好的了,好歹道歉了,不像唐七,死不承认。
微博上的南妍朵事件很火,抄袭了日本的《蔷薇少女》等作品,12岁就开始抄袭了,敢问你这是打算要成为唐七接班人啊,其家长和老师的态度也让人不敢恭维,人肉了人家妹子,妹子被迫道歉,南妍朵是孩子,她就不是孩子了?黄忠老师的态度我更想呵呵,上梁不正下梁歪,这样的老师,哪来的勇气教学生?抄了就是抄了,他们说南妍朵还是个孩子,经受了这样的批评,以后怎么步入社会?抱歉,社会不需要她,敢抄不敢当?这样的人有什么用?听说有人联系原作了,这样的行为是正确的,只是我也有种感觉,丢脸丢到国外去了。
拿着抄出来的作品获了奖,拿着奖杯,抱了胡歌何炅,发微博说很荣幸很高兴,我只想呵呵,你配吗?《邪王》开头其实还算可以,后来越来越水,我觉得她写一本书能写一辈子,说2016完结,这特么都2017了,苏小暖,我服你。
抄袭了的作者,我只想问一句,你们记不记得自己为什么写文?记不记得自己写文的初衷了?像《窃笔》的最后一句歌词一样,可敢答一句,至今初心不曾忘?

一个并不知道在说什么的碎碎念

       《魔道》除了忘羡全员直没错啊,但是晓星尘和薛洋真的不能不让人想歪啊,相处了三年说没感情鬼才信啊,有时候就在想如果宋子琛没来的话,他们是不是就会一直这么相处下去。
        墨香对于忘羡是亲妈,对于这对其实也不见得很绝啊,道长还是有一丝残魂的啊,薛洋也没有明说他死了啊,只是说断了一只手。
        好吧我承认我说了这么多就是求各位太太发点糖吧,刀和玻璃渣真的不好吃啊(T_T)

记南康白起

             手指正在键盘上打着字,忘了多久之前才这么撕心裂肺的哭过了,也许是看到潘子在张家古楼护他前路平安的时候,也许是苏沐秋倒在血泊中无力的时候,那种痛,是无法言说的痛。

             刚接触南康白起是因为听了西瓜JUN的我等你到三十五岁,然后手贱的点开了弹幕,被一排的南康白起不要等了,回家吧刷了屏,莫名的心痛,我入腐圈一年多,接触南康白起是两天前,我想,我知道的太晚太晚了,我从百度上知道了他,又看完了《浮生六记》和《我等你到三十五岁》,《浮生六记》很温暖,南康的文风也很暖,真实,舒服,《我等你到三十五岁》看的揪心和难受,那种七年的羁绊一刀两断的痛,那种他离开后的空虚与无奈,整夜的失眠,那种刻骨的思念,他痛,看着书的我也痛。
               2008年的3月他走了,把生命交于湘江,那时,他未满二十八岁,三月的江水啊,彻骨的冷啊,他说,只要不到三十五岁就可以一直等下去了,可是,南康,你怎么那么傻啊?
              有人在贴吧贴出了南康天涯写《浮生六记》和《我等你到三十五岁》的链接,点了进去,文在那里,楼主ID南康还是闪亮的蓝色,等到我再按进去时,得到的是天涯网提醒我该用户已不存在,我知道,他的ID早就被注销了,理由是斯人已去,何堪回首。  
              我有给别人推文的习惯,也有一有事就和别人说的习惯,可是这个故事,我犹豫了,我明白这个世界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同性,想了想,给三个人讲了。两个闺蜜,两个要好的朋友,都是女孩,一个闺蜜表示伤感,她喜欢听故事,也不在意主角的性别,另一个我讲了一会儿,她有些抗拒,我也就不讲了,和朋友算是志同道合,我们家俩都腐,谁也不嫌弃谁,都希望同性恋可以结婚,并表示如果以后自己的孩子如果是同性恋,一定给予支持,另一个朋友也觉得心酸悲凉,她并不是很能接受耽美,却还是陪着我将我等你到三十五岁单曲循环了一下午,她说听着很难受。很想哭,是啊我也想哭。
              有人在微博上质疑南康白起是炒作,不然为什么没有人人肉出他,我很生气,凭什么他要被人肉?凭什么他走后不得安息?因为
              小说是虚实结合,我知道,我也希望南康只是一个耽美文男主或者仍旧活在世上,可我知道,这不可能。
              还是有人搜到了他的真实名字,也搜到了他那个老公,他那个老公结婚了,有了孩子,取名意起,对外说是意气风发之意,南康好友说是为了纪念南康,说他还爱他,可人都走了,这些有什么用呢?
              南康,2016年了,你已经三十六岁了,不要在等了,湘江水冷,愿你天堂安稳,愿你来世不要先爱上一个人,愿……来世安稳。
              

终究还是陌路了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萌胡霍了,好像喜欢了很久,又好像从昨天才开始,看着他们一直在一起,立下五年之约,五年之约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记得,可我记在了心里。
         直到520那天,看着微博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直都自欺欺人的以为那是一个玩笑,后来他们就要结婚了,连自欺欺人都做不到了,我不知道胡歌是怀着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去参加婚礼,看着他执起她的手,对她说我愿意。
         也许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胡霍,都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和YY,可看着他结婚却比自己失恋都难受,胡霍的一切都太美好,就像罐子里的蜜糖,甜的让人沉溺,却不知封了七年的蜜糖,已成砒霜。